噗噜噗噜的脑子汽水
生活的杂七杂八都会丢在这里
此博功用为感情垃圾桶 废话多慎fo
噗噜

神说 要有爱!

过去两年从学术出发获得喜悦时总以为自己理想已经多少变化了,但现在看来其实是在以不同的形式媒介折射同一质料。成果与过程的全力以赴,克服难关,解决问题,结识伙伴,也许只为了成就这存在高度,目标是必要的而已。

但不只是这样。有些尽管盈盈受限于匮乏的认知,但它在。比如最认可中国传统知识分子道德观、对社群的向往与深刻的恐惧……许多我缺乏意识的经验观点架构,它们还藏在浩渺心海中。

After all, I'm an artist. 曾经的我向自己郑重指引道无论生活带给我什么,我都会敞开胸大肌坦然接受,在这样的理念下我挣扎在无意义与意义的无垠之间。至少直面这片可爱可怖的黑暗混沌,并从中得出只属...

没什么特别想问的,就电影什么时候能从白人男性世界观的粪坑里洗练出点别的?不是说不好,而是一句话翻来覆去讲,还非要从里面找出什么新意来。

-针对电影导演的零多样性发发牢骚

拍拍脸

体会一棵树的成长,为它的存在而莫名让悲痛与喜悦并行。不是因为它可以实现我映射我,而受灾或虫害造成的伤痕,野蛮挺拔地抽枝,乃至在清晨阳光中投下高大繁复的影子,只是这些成为激起某些强烈情感的源泉。

遗憾像挂在松针上的晨露消失在照耀下,能看着你的我受到了祝福。正因为没人可以把这种情绪从我这里夺走——不如说,我想拽住身边人的领子,用抑制不住狂喜的颤音大喊,你看见这棵树了吗!

真心相待的艺术或是结构繁复的生物个体,许多东西的存在能够带起这种难以描述的情绪。其间我不一定扮演什么角色,而是看着它的存在就已经能满足。某种同调?也许。因为这棵树的存在,与这棵树的相遇,恰逢了我所追求的一切,感到活着真是一件不...

离开USC!从sophia那要来了两本GRE的书,今天读了读,有着出乎意料的可读性。虽然想考的program不要求GRE成绩,但GRE套路要是清了,那TOFEL一百二还会远吗!就当课外拓展阅读了。看着看着想考了怎么办

搬进UCLA!

这次的室友身高,两米一!!!

-

一件趣事。

之前与国人室友交往沟通总能令我不适,各种事故层出不穷。虽然一方面能磨练自己性情,但另一方面我实在不喜欢把宝贵的人生花在这种琐碎无趣的事情上,尤其是无效的情感沟通让人觉得住在一起只是盲目地互相折磨。

这次和美国人住了几次,反倒都是很舒适的经历。双方不要求完全彼此理解,但情感上能多少互通有无。只要能做到给足对方...

interest without meaning, solution without problem

我尊敬提问者,尊敬他们的品性,骨气与决意,但感受不能躲在问题背后,它躲不住。

令结果干扰实在是无趣的很。仅一笔画下来就能令我感到欣喜,那是生命对我的祝福,与他人何涉。

我不是在对谁说,这些语言没有假想对象,或者说,我正在努力抹消假想对象及其对我的影响。阶段性的。

渴望与变化并肩前行。

- 你是谁?

- 这重要吗?我追求的不会给你想听的所谓答案,但它身兼提问者的姿态与答案的妙曼,谁在乎那点矜持!

- 我是谁?

- 嘘…不要对答案提问。

在下节课开始前有一周的时间可以整理笔记,修缮作品,下载版权音乐,买麦当劳四川鸡块酱,沉迷手游,搬去另一栋宿舍,串门不同图书馆,写毫无意义的随笔,研究二手车,去爵士酒吧被情侣烦,去日本城听服务生聊天,漫无目的地漫游,喝热蜂蜜水和冰咖啡,不断提醒自己千万不能忘了放在壁橱里的普洱茶饼,尽力终止极端计划性,和室友聊天并用自己的新玩具吓她,去博物馆看海藻,驱逐梦里摩天大楼的剪影,留下棕榈树交叉的天际,考驾照,查找最近在校园里随处可见的东西是甲虫还是蝉,在夜晚的学校操场里看别人锻炼,组织破碎的句子,用英语笨拙地沟通,相信音乐,重新建立一套更具灵活性的制度,拿起画笔再放下,starve the ego feed...

在LA发生的尽是好事,一个月过得像梦似的。方向定了,opt批了下来,志愿者也在做,感觉该熬的也都熬了过来,可以开始搞事了!下一步想买一位lady(车)然后携手把整个LA转个遍!

UCLA那边给了个油水极其丰厚的兼职,运气好攒两个月应该能把车子搞出来。但说实话,自己并不知道有没有边上课备考边兼职的时间毅力与勇气……运气好的话一次通过,运气不好也做好了在这边先用opt兼职了解业界的心理准备。

梦想是,也许有一天可以赚到足够的钱,来投资自己的生物实验室,或者想干嘛干嘛也行,但生物实验室是想干嘛干嘛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

暗藏在娱乐界悄咪咪盯着油水的研究者——

暗藏在研究员圈子里悄咪咪盯着知识的艺...

我冲出浴室:"The class is ending my life is falling apart!!!"

Sophi: "But you have other classes after this one"

我奔回浴室:"Other classes are coming my life is falling apart!!!"

故事永远都该以主人公拥抱结束!她们热情相拥!end!

-

下周想去找老师要推荐信。感觉认识的时间太短了不一定会给,但总要试试看。

啊。没想到只有两节课就结束了……暑假课太短我还没上够...

误会

是了,我认为你浅薄无知,而且痴心妄想,以为不付出代价就可以到达同样的高度,就可以与幻想中的对象齐肩。但这实在是不公平的。这样的你不仅污蔑我的存在与努力,还嘲笑我的信仰,我凭什么又要认同毫无做人礼节的你呢。

不,绝无可能。我心底每一个角落都在嘲笑你,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持对我自身努力的公平与认可。我不介意将这种嘲笑搬上台面,但为什么要让这种无聊琐事影响我对生命的赞美?

我不厌恶无知无能的存在,但我蔑视无知无能的个体。是我的误会造成了这局面——对我来说,这都是我的错,千真万确——但你的存在是错误的一部分。

道歉是为文明的未来准备的仪式,不是给你,你又凭什么敢向我索要歉意?

和善的我不会向你索...

© BreamSoda | Powered by LOFTER